怕来不及办完事情,所以赶了个大早。五点二十分从家里出发,一路高速,八时整准时到达金泽镇政府。

在中国古代建筑中,我对塔和桥最感兴趣,曾经看过片言只语的材料,知道上海青浦区的金泽镇被誉为“江南第一桥乡”, 2012年4月30日我特意前往。

第1天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2012-10-04

金泽,位于上海青浦的西南角,离江苏境更近一些。因为来得早,一路上但见雾蒙蒙一片。大概是太早的缘故,下得车来,一切都非常安静,连最繁华的大街也是。道路两旁的梧桐树早就落了叶,于这冬日更显得静穆了许多。镇政府的钟楼上“咚”的一声响起,渐渐地,上班的流量大了。路边正好有一个小小的包子店,冒着勾引人的热气。说句实话,老早吃了早饭,一路走来,已经饿了。买了两个大菜包加一个小豆沙包,竟只要一元五角,比我们小镇上还要便宜。吃来格外香。

金泽毗邻江苏吴江、浙江嘉善,据说宋初已成市镇,因有人在耕田时获石如金,故曾取名“金石”,又因境内湖塘星罗棋布,河港纵横交叉,故名“金泽”。也正因为地处水乡泽国,河流上也就有了一座座石桥,这些桥大都初建于宋元时期,历史上金泽有“四十二虹桥”之说。岁月变迁,现在金泽古镇区内还能看到六、七座古石桥。

对于桥,诗人余光中说过“人上了桥,却不急于赶赴对岸,反而欣赏风景起来。原来是道路,却变成了看台,不但可以仰天俯水,纵览两岸,还可以看看停停,从容漫步”,而江南的桥因它的小巧精致,更适合于且行且看,从不同的角度去领略。那么,就去位于上海青浦区的金泽镇,这个被誉为“江南第一桥乡”的小镇,去感受一下“四朝古桥一水牵”的美妙景致。

萍姐姐来接我们,跟着她来到她新买的房子。小区不大,但却出奇的干净、安静。进得她家,虽很小,但处处见得女主人的细心,一尘不染。不忍踏入。

沿着一条东西向的金溪路进入镇区,拐进一条南北向的僻静街道,见前右侧有一座石牌坊,牌坊后林荫间隐有一寺,莫非就是颐浩禅寺?近前而观果然。颐浩寺始建于南宋景定元年,相传前身为宰相吕颐浩故宅,故得名,1938年古寺毁于日军炮火,现在的颐浩禅寺是在一处残存殿宇基础上修建的一座小寺。寺内有一株650多年树龄的南宋古银杏树,寺外不远处的林地里还有两株古银杏树,;寺内还有一处名曰“不断云”的云纹刻石,相传为宋末元初著名书画家赵孟頫的手迹,原为古寺佛殿的装饰性建筑部件,后人将这些残存的云纹刻石围成一座小荷花池,池内无水。三株古银杏树和“不断云”石刻断石都是颐浩寺的历史血脉,也是现在的颐浩禅寺镇寺之宝。

金泽老街

金泽是一个古镇,据说已有千年历史。萍姐姐非常热情地带着我们去逛金泽古镇。

过颐浩禅寺西行十余步,便是一条名为上塘街的南北向老街,我知道自己已不经意间来到了古镇核心区域。沿街南行,不远处见一座朱红色宋代单孔木拱桥风格桥梁横跨在市河上,此桥名为普庆桥,但非古桥,而是1999年应美国一家电视专栏制作《中国虹桥》节目需要,仿照宋代画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的汴水虹桥式样建造的新桥。据说建桥时采用中国古代造桥工艺,以无支架施工法,把64根拱圈木与5根横梁木形成拱圈,全部用捆绑式结扎在一起,整架桥没用一根钉子。

毕竟不是旅游景点,镇上显得有些冷清和破落。走进金泽老街,宁静和安详的氛围环绕着我们周围,在这个火热火热的十一黄金周,古镇安谧得却像一个入睡的老人。

对于不远处的周庄和朱家角来说,知晓金泽的人真是少之又少。我们从镇东的颐浩禅寺进入。那寺庙不大,也无山门,但那小小的牌坊和寺名却是由赵朴初题写的,分量不轻。移步寺内,有小小的和尚抱了被子去晒,有女街坊带了毛衣在廊檐下静静地织着。一路青砖引着,两旁古树遮天,在这寒冷的冬日,竟然是声声鸟叫不绝。萍姐姐说,金泽桥多,庙多。说话间,这颐浩寺已经到了尽头,却是迎祥街的开始。

走过普庆桥来到对岸,发现对岸的街道名曰下塘街。上、下塘街隔河相望,构成了金泽古镇的主体布局。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

沿着河岸慢慢地走着。有中年妇女在河里漂洗衣服,有清污船收了各家的污物而去,有母鸡任意地在石板路上走着,撒下一坨坨鸡粪,有三四岁的孩子在墙上随意地画着,有美丽的少妇抱着孩子和邻居大声地交谈着,有趿拉着拖鞋的男子,迎面走来一个八十岁左右的婆婆,健步如飞般地从我们身边走过。河岸边,人渐渐多了,眼中的桥也多了。那红栏杆的是仿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的普庆桥,走上木制的台阶,站在桥上放眼望去,河上竟依次排列着好几座桥梁,横卧在碧水之上,各有各的姿态。几步远,便到了对岸。萍姐姐虽然到这里已经十多年,但因为生意忙,很久没有来这里,三转两转,竟然已经偏离了主街,从细细的只容两个人并行的后街穿行。最窄处以为行至尽头,待到跟前一看,一转弯,便又回到了下塘街上。

沿下塘街南行,经过一处可停泊船只的河埠水桥,便见不远处一座单拱石桥横跨在上、下塘街之间的市河上,桥体坡度平缓,桥面较窄,体现了宋代石拱桥的特征。此桥名为普济桥,建于南宋咸淳三年,清雍正初年重修时加置石栏,因桥石多为紫石,故俗称紫石桥,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是上海地区保存最完好、最古老的石桥。宋代江南石桥以紫石居多,据说雨过天晴时,桥面晶莹光泽,宛如一座用紫石镶嵌的宝石桥,可惜我去金泽时天阴但未下雨,无法领略此番美景。

金泽老街

最令我们小心翼翼的是迎祥桥。桥面全由青砖侧着砌成,仅一米多宽。因长年少人行走,桥面竟然长着碧绿的青苔。萍姐姐在头前走,我们紧紧跟上。仔细看时,那桥面上每隔一尺左右,青砖便凸出来,形成了防滑条。虽然这样,因为没有栏杆,脚下总不敢放开,抓住桥面,努力踩着防滑条,想不到竟也滑了那么两次,便愈加小心了。那桥建于元代,想想曾经两岸的繁华,如今却是车马稀,不禁唏嘘不已。

过普济桥,沿上塘街继续南行,见一条东西向的淙淙小河与市河相接,河口上一座花岗石和青石砌就的单孔石拱桥连接南北。因桥下小河名曰放生河,故称放生桥,又因桥北堍有总管庙,故也称总管桥。金泽有“庙庙有桥,桥桥有庙”之谚,桥庙相连是金泽古石桥的一大特征,每一座桥梁不仅各有特色,而且都与寺阁庵庙有关。如今绝大部分寺庙已废圯,但古桥却风姿犹存。放生桥旁的总管庙虽存,黄墙黛瓦,只是座仅有一间小殿堂的简陋小庙,不知供奉的总管是何神祇。放生桥始建于明代,崇祯年间重修,桥柱上刻有 “桥连如意接康衢,水出湾潭通秀气”的楹联,状景抒情,别有韵味。

颐浩寺

下了桥,向左几步,又是一座小庙,却挂着“门票两元”的牌子。这才想起,我们走了半天,竟没有见到售门票的地方。这小小的庙,便悻悻然离去。

过放生桥,沿着上塘街青砖石板铺就的古色古香路面前行约50米,便是放生桥桥联所提到的如意桥。此桥位于与市河相交的名为东胜港的小河河口,建于元至元年间(1279~1294年),明崇祯年间重修,也是一座单孔石拱桥。此桥最绝处是桥拱与碧水中的倒影虚实相接,恰成一圆形,堪称金泽一大名胜。

“是来这里看桥的吧。”一老年人与我答腔。“是的”我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原本这里每座桥边都有庙,所谓‘桥桥有庙,庙庙有桥’,可惜啊,现在只剩下颐浩寺了。”老年人无不遗憾地说着。

踩着始建于宋代的今天仍坚固的普济桥到了对岸,沿街铺子林立,五金店、杂货店、棉衣店、钥匙店、香烛店……香烛店门口挂着一个个草编的笼子,大约七八寸见方,有六角形的,也有椭圆形的,有篮子样的,都有盖儿。要说是蝈蝈笼,也不是时令,这冬季哪有蝈蝈;要说是盛器物的,却是做工粗糙,经不起折腾。正在我们疑惑之时,萍姐姐说,明天是冬至,金泽人过冬至装冥钞皆用这笼子。原来是这样。说着说着,街边正有人买了冥钞和笼子去。

如意桥南堍原有祖师庙,故此桥又称祖师桥,现在庙已不存。如意桥石料为一色花岗石,打凿整齐,桥面雕凿盘龙,右端有如意图案,桥石缝隙间长满历历芳草,平添了许多古意和沧桑。桥的壁柱上有一副“化险境为坦途千秋如意,赖博施以济众一路平安”对联,据说是明朝刘伯温所撰,不知是否为真。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2

中午,在一个很小的餐馆吃饭,虽小,却是干净得很。萍姐姐说,金泽是水乡,养殖业很发达。今年她承包了一百五十亩水塘,螃蟹正是上市时。正说着,服务员端上来一条清蒸鱼,银白鲜嫩。

过桥南行,在上塘街尽头见一座六柱五孔梁架式古石桥横跨市河上,青砖铺桥,坡度和缓,整座桥体略呈弧状,宛如长虹卧江,颇为轻巧。此桥名为迎祥桥,建于元代至元年间(1335~1340年),明代天顺年间(1457~1464年)和清代乾隆三十三年两次修建。相传为便于元代蒙古官兵骑马疾驰过桥,所以桥面无桥阶、无桥栏,大概是为避免桥面打滑,青砖桥面每间隔一定距离就有一线青砖略有凸起。

颐浩寺

远远地看见有许多仿古的屋子正在动工。萍姐姐说,政府正在投资打造旅游金泽呢。如果说朱家角是远近闻名的大小姐,那么如今的金泽则是一个朴素得没见过世面的村姑。不知这份清新雅致又能存在多久呢?

走上迎祥桥南望,作为对古桥的保护,前方百米处一座现代水泥公路大桥架在市河河面上,来往车辆可经此公路桥而行。市河上的古桥仅作为上、下塘街行人步行过河的桥梁,通行功能在弱化,而古桥的历史和旅游价值则日渐凸显。

河水静静地流淌,阳光似乎对这个小镇特别眷顾,每个角落都沾染着让人踏实的温暖。当地人说来金泽,最值得一看的就是那一座座风格各异的古桥了。

走下迎祥桥,来到对岸的下塘街,转身北返,重新经过普济桥旁,一路往北,穿过金溪路后继续前行,不远处见一座古石拱桥横跨在与市河相交的东西向河流上。此桥名曰天皇阁桥,因桥北堍原有天皇阁庙故名,但庙今已不存。天皇阁桥为三孔连拱石桥,比青浦朱家角放生桥略小些,建于明代,清康熙年间按原样重建。桥上有石刻如意图案和八仙吉祥图案以及“轮回”、“宝幡”、“莲座”等多种佛教图案浮雕。

万安桥

天皇阁桥与一河之隔上塘街北胜浜上的塔汇桥遥遥相对,形成一景。塔汇桥为原为建于明代的单孔石梁桥,几经修建,现在已变成一座水泥石板桥了,失去了应有的古韵。

“金泽四十二虹,万安桥居首”,建于宋代,距今700多年历史的万安桥,坐落在镇的北首,是金泽最大最古的桥梁。

过天皇阁桥继续北行,不远处是横跨市河之上,位于上、下塘北市梢的万安桥。此桥为单孔石拱桥,建于南宋景定年间,实际上要比普济桥还要早几年,明代和清代多次重修。此桥造型与普济桥基本相同,两桥同跨一河,南北相望,故称为姐妹桥。万安桥上原有亭阁,故也称万安亭桥,石桥东堍还有佛国亭,桥西堍有财神阁,这种一桥挑起两座庙,古称“桥挑庙”的建桥格局,在江南古镇中并不多见,故有“金泽四十二虹,万安为首”的尊崇地位,可惜石桥两堍的庙宇和桥上的亭阁早已不存。万安桥栏石上雕刻有云纹,云纹连绵变幻,使我想起颐浩寺内的“不断云石”。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3

走过万安桥,转身沿上塘街南行。重新走过普济、放生、如意、迎祥诸桥,不长的距离内一条汩汩流淌的市河将这些古桥集聚在一起,跨越了宋、元、明、清四个朝代,可谓“四朝古桥一线牵”,蔚为奇观。

万安桥

金泽古镇距朱家角古镇并不远,与游人如织的朱家角相比显得格外宁静和自然,甚至有些寂寥,古镇上游人鲜少,偶尔见三二游客行坐在古桥间感受桥乡的古意。漫步街衢,上、下塘街两旁大都是简朴的民居,甚至农舍,老街商业气息不浓而更多的是乡村集镇气息,偶而见到的几家店铺也多是与居民日常生活有关的日杂小店,上塘街南市梢一带甚至还可以看到连片的农田。养在深闺无人识,金泽这座地处偏远的小镇更多地保留了江南水乡古镇的那份未曾雕琢的原始质朴,而这恰恰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普济桥

这是一种正在逝去的弥足珍贵的古朴和恬静,市河上已有一二只木质游船在招揽游客,也许去金泽的游客会逐渐多起来,我不知道金泽的这份纯朴的美丽还能保持多久。我感到欣慰,因为我看到了未施粉黛时的金泽古镇,走过了那六座历经数百年风霜雨雪的古石桥。

普济桥建于北宋,与万安桥并称金泽姊妹桥。普济桥是一座单跨圆弧形石拱桥,是上海地区最古老的石拱桥,有“上海第一桥”之称,因桥身由紫色花岗石建成,亦称“紫石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4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5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6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7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8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9

普济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0

普济桥

放生桥

放生桥建于明朝,整座桥用青石和花岗石混合建造,充分利用了花岗石的受力特点和青石的点缀作用。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1

放生桥

如意桥

如意桥为清朝重新建造的弧形单孔石桥。桥拱倒映碧水,虚实相接,恰成一圈,整座桥体称得上是一座完美的工艺品,也是金泽现存古桥中最完好的一座石拱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2

如意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3

如意桥

迎祥桥

迎祥桥是江南少有的元朝桥梁,远望如“长虹卧波”,桥身极薄,为全国少见。更独特的是桥面没有桥栏,据说,元代蒙古族骑兵,经常要疾驰过桥、故桥面铺砖无桥级、无桥栏。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4

迎祥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5

迎祥桥

林老桥

林老桥建于元代,位于金泽镇北面,属单孔石拱桥,是元代金泽人林青出资所建,为纪念故称林老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6

林老桥

天皇阁桥

南北通向的天皇阁桥,桥堍有天皇阁庙,以庙定桥名,此桥桥身高大,是江南少有的三孔连拱石桥,中间一个大孔,两旁的小孔,按桥的坡度比例缩小。此桥的桥面上,有许多浮雕,惟妙惟肖。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7

天皇阁桥

普庆桥

普庆桥就是近年来仿照宋代画家张择端所绘制的《清明上河图》上的古桥新修的木桥。普庆桥在建造时完全依照古代建桥工艺,采用无支架施工法,64根圆木,5根横梁,全部用捆绑式结扎在一起,整架桥没用一根钉子,再现了中国古代精湛的造桥工艺。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8

普庆桥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9

普庆桥

金泽水乡

在小镇里走着,看着一座座桥仿佛在读着一本本历史书,此时我的步伐是缓慢的,视线是迷离的……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20

金泽水乡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21

金泽水乡

心情写照:喜欢水乡古镇,可是在这个幸福而烦恼的节日里,上海周边无论是周庄、朱家角还是乌镇、西塘,游人必如过江之鲫,其热闹劲早已赛过了旧时喧哗的商埠。只能独辟蹊径,在备用的出行目的地中左挑右选——金泽古镇,真正体验觅静、怀旧、探古。

桥乡金泽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22

桥乡金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