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2

........抬头看上面的站牌,那三个大字果真和我回家时候看的站牌有两个字不一样。嗯,连出站的方式也不一样,都不用刷身份证,倒挺方便,卡在包里,掏着还挺麻烦。

来源网络

前情回顾/目录君

          看了下手机锁屏,8:50。可惜,不是青天 白日的。头回坐过站,我的思路还是挺清晰的,倒也没太慌,也许是懵了吧。不过,我还是知道要买回去的票。先打电话和老妈说明情况吧“你怎么就坐过站了”......“嗯,好,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哦”“到了要你哥去接你”“嗯嗯”

作为一个接近而立之年的人来谈理想真的有点。。。。。。

文/无戒

        幸好,刚刚老乡提醒我在这站下车回去还便宜点,果然动车票只要14块。不过还要等25分钟。

但是我想谈谈理想。

张洋站在车站,看着郑远离开,她转身背起自己的旅行包也跳上了车。

“总比回不去要好”做好准备继续发呆个十几二十分钟的,正好看看半夜的候车室的人群是怎样的,像杭州那样的吗?像上海那样的吗?杭州人多,上海人也多,还很着急

这一天是5.12地震过去的第十天,城市的秩序慢慢恢复,大家已经开始正常上班,提起地震那天大家都是一声惊叹,早已不再恐慌。每个人都变了,又好似没变,生活继续着,只是有几十万人失去了家,失去了生命。

        感觉手机震动了下,哎,这次退票的效率还挺高,刚找好候车室的方向就给我发来短信“由于出票失败,¥14订票总额已退回”幸好还没进去。这个时间段没票,行吧,倒也正常,竟让我没有理由反驳。

07年毕业后,身上带了几百块钱,我满腔热血、毅然决然的登上南下的火车,火车上大都是去外地打工求生存的老乡,我们一路侃着。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新闻还在播放救灾的现场,张洋掩过脸,不去看,心里莫名的有些伤感,为这些逝去的生命,为这突如其来的天灾。列车开动的时候,张洋还在神游,列车缓缓的向家驶去,不一会儿她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趴在靠在靠窗的位置。

      我回头看了看我出站的地方,和我同一班下车的人还没有全部出站,出来的,有的往我没去成的候车室准备去往下一个地方,有的上了公交车或私家车回家,有的被车站口吆喝的司机劝上车。还有没出来的.......没有了,出站口都走空了,最后一个车站的工作人员也进去了。

列车行驶到郑州的时候,由于倒车的原因,我们只能被迫住店,车站外全是拉客的老板娘,对外面花花世界的无知,我和老乡一起去住店了,记得是9层楼,没有电梯,60元一晚。大包小包的扛到房间里。等我们洗漱完毕后,外面有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呼唤:兄弟,洗脚吗?我答道:我洗了。妹子继续着:那你开开门嘛。我:干什么的?妹子:开开门嘛。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方,到处都是白骨,她站在那一片白骨中间,天阴沉沉的,云压的很低很低,仿佛要掉下来的感觉。她站在那里,没有一丝恐惧,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就那样在哪里静静地坐着,张洋感觉梦里的那个她,好像不是她。那个地方像极了人们常说的地狱。可是张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也许只有我一个是莫名其妙坐过站,莫名其妙一个人站在这里的人吧。

我开了门,一个浓妆高挑的妹子进来了,三下五除二的脱的只剩下内衣,我有点慌张了。你.你。你是干什么的。玩玩嘛。我慌忙应付着,说赶紧穿衣服出去吧,不。不玩。妹子哭了,大叫到,老板他耍流氓。几分钟过后,二个彪行大汉过来就是一耳光,打的我眼冒金星。身上几百块钱全部被掏走,然后一个男的转过身来,给我扔了一百,说,以后别出来瞎搞。

她醒来的时候,列车已经回到了家乡的地界,她看到了连绵不绝的山,一座连着一座,列车钻过一个山洞,又一个山洞,离家越来越近。

      是找个附近旅店住下呢,还是回家呢。我都还没开始选呢,身体不自觉的走向对面一直吆喝的司机师傅“师傅,去XX多少呀”“130,走不走,马上就开车了”“130,可是我没有这么多钱...”

第二天转乘去上海的列车,老乡在车上说,妈的,我要去买把刀。有刀的话昨晚也不会那么傻把钱给他们。我心里诺诺的、嘴上信誓旦旦故意把声音拔高说:妈的,就是。

她很认真的看着这些大山,第一次,她觉得她想念这个地方,想念这里的人,这里的山和水。

(好吧,其实我还是有的,不舍得多花冤枉钱而已。不过,砍价的套路是这样的吧,嗯,我忘了,老妈是怎么砍价的来着.....)

到上海出了车站,第一感觉就是外面的世界真精彩,满目的霓虹灯闪烁不停。高挑精致的女子匆匆的走着,夹杂着听不懂的口音。

小时候,她总想着走出去,跑到外面的世界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长大了才知道,哪里好,都没有家好,没有家温暖。世上再也没有一个人比父母更爱自己。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  “没钱,那没办法了,没钱怎么走啊”

想着一会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张洋心里一下子暖了起来,大概一年多没有回来了,他们不知道还好木。张洋心里有些不安,每次打电话爸爸妈妈总是说,“好,啥都好。”

    哦,确实没钱不能走。

没有一技之长,和老乡找了一个电子厂,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一个月差不多3500左右的工资,心里还是比较庆幸。半年后,荣升线长。自带光环,心里暗想一定努力往上爬。做出一番成绩,荣归故里。

正是盛夏时节,天有些热,西安已经热的活不下去了。一到了家乡,突然一下子就没有那般燥热了,风很柔和,凉酥酥的很舒服。张洋下了车,背起包包向家里跑,她家离车站还有几里路,没有通车,需要步行。张洋边走,边给爸爸打电话,“爸,我下了车,来接我来。”

      让我看看,下一个我该问哪个呢?没过多久,那个司机师傅找到了位有钱的,不知道是不是也是130。

转眼干了三年,老乡早已和我不在一起。

电话那头的爸爸用很轻快的声音对张洋说:“洋洋,你在那里等我着,我这就来。”“好的爸爸。”张洋说道。

    他边快走着边回头对我喊“80,80走不走,马上走了”

据说去了海上造船,一直未能联系上,一年后听说,给了家里一笔抚恤金。他的人生画上了句号。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我毅然离职了,回到家乡!

这会天色已晚,家乡的夜晚很安静,没有那种人声鼎沸的热闹,让人的心也跟着很静很静,偶尔有一两声狗叫声传来。风吹过麦海发出莎莎的声音,天上的星星亮晶晶的一闪一闪的,路两边的草丛里传来蛐蛐的叫声。张洋一个走在这小路上,看着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觉得熟悉而陌生。她好似已经习惯了城市里那蜗居的生活。

      我立马推着行李箱屁颠屁颠的就跟着去了。他的车就停在车站外面,我刚刚扫视车站的时候扫到过的,是辆白色私家车,看着应该开了好几年了。

前面驶来一辆摩托车,张洋的爸爸来了,她把车停下看着女子说了一声:“上车。”张洋对着那汉子,喊了一声爸爸。就坐上了摩托车,一起回家了。

    原来上了辆“黑车”

      不过,在我家这边这种情况还是很常见的,我也见怪不怪了。还是拿起手机拍了张车牌给我哥。电也只有18%,看来还得省着发信息“晚上车票没有了,我要打车回去了”司机师傅一把拿过我的行李箱,很利索的放上他早就敞开的后备箱。这点和杭州的司机一样,不过他更急些,更上海的那种急,快节奏又不同。

      同样是为了生活,同样都很辛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相比下,眼前的这位更踏实些,可能因为是我老乡的缘故吧。

      哦,和我同车的那位应该也是老乡。

  “呦呵,这车速都要上高速了”身体反应,立刻系上安全带,脱了书包抱着,给家里人报告我的定位,我的上一条信息我哥还没回我。估计现在还在演唱会现场看凤凰传奇。

      坐在这部80多码车速车的后座感受了十几分钟后,我认定这肯定是位老司机,车技真好,开这么快都没让乘客颠着,可不像我练驾考的科目三的时候,跑得像卡丁车一样。还有路况真的特别好。

      师傅还很贴心的跟副驾驶座的老乡说“我先把小姑娘开到XX去,再把你开到XX,两个近的”“没事的”“小姑娘坐过站了,先送回去”他回过头笑着说

回到家乡后,整天游手好闲,不知道做点什么,然后偶然的一个机会投身养殖业,然后开始考察,决定养鸡。

她把脸贴在爸爸的背上,跟爸爸有一哒没一哒的聊天,听爸爸讲起那天地震时的情形,看起来也挺后怕的。张洋没有说起自己的恐惧与惊慌,只是说,西安没有太大感觉,只是觉得晃了一下。

“坐过站?怎么会坐过站啦”

      我无言以对,只能干笑了几声,表示我也挺不好意思的。

  “怎么还没回来呀”是我大嫂发的信息

  “坐过头了(⁎⁍̴̛ᴗ⁍̴̛⁎),在做出租车回来呢”

养鸡过程略。。。。。。

车子开进了村子,那些熟悉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头来,张洋才觉得,原来她真的想家了,想念这个她曾经日夜想着逃离的地方。

  “怎么会坐过站了”

      之后我就一直发定位给我嫂子。还是嫂子靠得住。同样看演唱会的呢。

      谢谢您,手机,续航这么给力。

      开了没多久,他下车了,我以为他是到旁边便利店去换零钱了。可却把我的行李箱搬出来,搬到一辆出租车的后备箱上了。和另一个司机在很利索的讨论价格。出租车司机很爽快的掏出100块给他,老乡师傅找了几张纸币给他”然后老乡师傅就让我转到出租车上了。我当时有种被卖了的感觉,不过“我的身价可不止100块,还带找的”我绕了后车身,记下了车牌,发给我嫂子“我上另一辆出租车了”不知道电还够不够我继续发定位的。

      坐上后座,看驾驶座上的司机还在数着钱“40,嗯,对,钱没错”点火,挂档,放手刹,打左方向盘,上路。这次我是真的慌了,后面安全带的扣子怎么摸不着呢。摸了老半天,还真没有。这可就不能忍了,怎么能没安全带呢。没安全带你还开80多码,你说今天晚上的路怎么就不堵点呢。我只能死死的抓着车把手。我哥打我电话了

每天忙完躺在床上,想也许这就是生活吧!

她跳下车,站在门口,像小时候那样,扯起嗓子喊,“妈!”声音拉的老长。妈妈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看着张洋,笑呵呵的说:“瓜女子,回来了,不进来,站门口干嘛。”张洋哦了一声,跑进了厨房。

  “怎么到XX去了

  “不小心接电话的时候,做过头了”

  “现在坐出租回去啊”

  “嗯嗯,到XX了,待会到客运总站去”

  “都打的了,待会直接开到家那边去吧”

  “哦”

  “到了回个电话给我”

      ( ̄Д ̄)ノ哦,都不来接我。

      不过都到客运站了,确实也没什么必要再等十几分钟让我哥来接我。我问这师傅“去XX能经过XX吗”这师傅,感觉就很凶,都不回我话。我被卖了吗,额,不行,我不信:

      一、这是辆出租车。

    二、现在一直是在大路上。

    三、我的身价绝不止这么点,是无价的。

    四、他正眼看都没看过我,可没有这么“验货”的。

    五、他手机一直好亮着接单的模式,他真的是出租车司机。

    六、路边的方向牌指示,这确实是去XX。嗯,证据还不够充实。

    七、开车的时候不能和乘客闲聊

后来他又接了两个乘客,都陆续下车了。验证第六条,真的真的是是出租车司机。

      再后来,他又继续接乘客。

理想是什么呢?

刚进厨房,就闻到了一股子香味,准是妈妈在给自己炖老母鸡,她掀开锅一看,果然如此。饭桌上还放着苹果,杏子,李子,梨子……各种水果。

    这次好像是只进不出了

      先是一位骑着自行车的啤酒肚大叔坐到我旁边(把我的袋子从后备箱拿出来交给我,因为自行车不够放)大叔貌似是做代驾的,一直在微信上和一个大约三十左右的男子在谈事情,主要是说生意太多,竞争太激烈。外放开的,真的一点都不避讳。

      再是一位衣着稍艳丽的中年阿姨坐到,方言比我标准许多,只是说的都是我听的懂的骂人的话。没带脏字“我埃丁赞安呀,赞安呀,赞安呀……”(我晚点回来,怎么啦?)不懂,一直按着微信语音按钮,又没回应。

      最后是一对母子,年轻妈妈,五六岁的男孩。妈妈提着好几个袋子。大叔给她们开门,让她们先进去,他坐最外边。那个妈妈弯着身子扶着她快要睡着的儿子进去,回头连声对他说“谢谢,麻烦了哦”坐进去之后又一直对我说“对不起,不好意思啊”(她的袋子压着我的脚了)之后轮到我“没事,没事,没事...”

    这回后座满了,再也进不了任何人了

      司机依旧保持80多码的车速,不对,感觉好像慢了些,在大马路上开着,副驾驶座的阿姨这会通了电话和那位吵了起来,啤酒肚的大叔还在聊生意上的事,妈妈在和儿子逗趣说他刚刚被另一辆出租车叔叔抱出车的时候哭了“你太重了,妈妈抱不动你”,我死死的抓着车把手的手稍微松了些。

其实真的很难说出来。

张洋有点想哭,她强忍着,放下自己的包包,洗了手,爬上了炕,坐在爸爸的身边。爸爸看着张洋说,“怎么一点没变,还是个疯女子。”

“这没准就是生活”

    你有在房间里看过外面下雨吗,那种不大也不小的雨。一滴雨击落在窗户上,被打散成几条小水流,慢慢流下去,流下去,最后流到窗户底下的边缘,又汇到一起去了。

    后来,大叔走了,阿姨走了,那对母子也走了,又只剩我和司机两个人。我和他说了下价钱,加了10块送我到家。

    总算到我熟悉的地盘了,再转个弯不久就是我家了。“师傅,该进里面的车道了”他无视我的话,又开了一段,在靠前面的地方进去了,他终于主动开口对我说了第一句话“在刚刚那个口进去,是要扣分的呀,扣3分嘞,还要罚款”“这样的”(好像公交车确实也是在这个口进去的)“你以后开车可得注意,扣着扣着分就没了”“嗯嗯,好”好容易和他搭上话,还被教育了。教育也行,我也涨点知识。可是“师傅,你开过头了”“哦,不是这里呀,刚刚那个路口啊。”

      这回下车总算是到家啦,用支付宝付了车钱。“谢谢师傅啊”师傅嗯了一声掉头开走了。

      我抬头仔细望了望天空,跟之前回家比起来,星星多了些。可还是没有十年前那个晚上,我被蜘蛛吓出房间,躲到空地装作和老爸一起乘凉的那个晚上。星星很多,很美。

    原来,天空在我眼里也是会变的。

      家里门特地没锁等我回来,因为我把钥匙给丢了。

(可能是在学校倒垃圾的时候一起扔进去了,要不是室友拦着我,我早拿手套翻去了)

    我妈还在楼下等着给我做饭。

也许。。。。。。

张洋,挪了挪位子,过去靠在爸爸的大腿上。故意说到,“你就生了这个疯女子,还能变成啥样。”爸爸和妈妈都笑了。

“怎么就坐过站了”

    这个问题今天很火热嘛,可说开了也没什么意思,不就是坐过站了嘛。可我还是和老妈聊了下去,聊得还挺好。晚上回来并没有觉得饿,而且马上睡觉了,就没让老妈做饭。

    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房间还是和以前一样,刚打扫。扑倒在床上,眼睛都懒得睁开,伸手摸索到开关。只听“啪”的一声,我慢慢睁开眼,房间还没有全黑,只是暗了许多,外面的灯光还能透进来些,还有些汽车开过的声音。

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

妈妈端来一碗鸡肉放在张洋面前,“赶紧吃,饿坏了吧。”张洋拿起一只鸡腿,就开始啃了。妈妈看着张洋满足的样子,嘴角上扬。

“我还活着”

———闭眼,睡觉

明天还要起早做扫除力,参加共读

吃饱喝足,张洋坐在炕上跟爸爸妈妈吹牛,给爸爸妈妈讲外面的世界,说起大雁塔的音乐喷泉,大唐芙蓉园,还说起自己吃过西餐,说起自己住楼房,冬暖夏凉。说起同事朋友都很友好,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她过得那叫一个潇洒。爸爸妈妈只是笑着看着她,静静地听着。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差不多都十二点多了,张洋还睡在爸爸的腿上,眉飞色舞的讲着些什么。村子的灯都灭了,只有他们家的灯还亮着。窗帘上映出他们一家人的影子,看起来是那般幸福。

那晚他们睡去的时候,已经很晚很晚,没人注意是几点了,张洋像小时候那样,睡在妈妈的身边,没有回到自己的小房子。

早晨起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张洋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睡在家里的炕上。她在被窝里懒了一会,才从被窝里爬起来。爸爸妈妈已经吃过饭了,把饭给张洋放在了锅里热着。

张洋从锅里把饭菜端出来,一口一口的吃着,感觉家里的饭比买的饭好吃多了,一不小心吃多了,胃胀的有点难受。张洋笑笑,觉得自己有点傻。

妈妈刚好从地头回来,看着张洋在洗碗,有点不相信。张洋在家里向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不知道干活,有时候,妈妈让她干个啥,她还脾气大的要死,为此还跟妈妈吵过好几回。看着洗碗收拾房子的张洋,妈妈觉得孩子真的长大了。

在家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妈妈每天换着花样给张洋做好吃的,张洋觉得自己都胖了一圈。每天晚上郑远都会给张洋打电话,俩个人总是聊很长时间,说一些小事。简单平淡的日子,很快乐。

妈妈问过几次张洋,有没有男朋友的事,张洋总是坚决的说还没有,爸爸看着张洋说,“别在外面找男朋友,以后回来,找个知根知底的。”

张洋嘴里假装答应着。

张洋在家里待了大概十天左右,店长打电话过来,问她还上不上班,再不回来,就别来了。

张洋计划着要跟卡卡一起玩的计划就那样搁浅了,匆忙收拾了东西,再次返回了西安城里。

下一章


你是否也想起,回家的情形,欢迎留言,讨论。

我是无戒,坚持原创,坚持写自己的喜欢的故事。爱我记得点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