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认知革命之后,传说、神话、神以及宗教也应运而生。不论是人类还是许多动物,都能大喊:“小心!有狮子!”但在认知革命之后,智人就能够说出:“狮子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讨论虚构的事物”正是智人语言最独特的功能。【哈哈,这个观点很新颖。所以动物们没有宗教】

1.1.人类: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一切存在真的真实吗?

Ø读书笔记

人类简史读书笔记1-认知革命和农业革命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1

Ø搞笑段子:

“农业带来的压力影响深远,这正是后代大规模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基础。但可悲的是,虽然农民勤劳不懈、希望能够保障自己未来的经济安全,但这几乎从来未曾实现。不管在任何地方,都出现了统治者和精英阶级,不仅靠着农民辛苦种出的食粮维生,还几乎全征收抢光,只留给农民勉强可过活的数量。

人类有长达250万年的采集与狩猎的历史,而在近1万年前全然改观。人类开始投入几乎全部的精力来操纵着几种动植物的生命,这便是关乎人类生活方式的农业革命。在学术界,农业革命几乎是所有学者认为的人类的大跃进,是由脑力推动的一场进步。可在作者看来,农业革命根本就是一桩巨大的骗局——农业革命所带来的非但不是轻松地生活时代,反而让农民过着比采集者更辛苦,更不满足的生活。农业革命确实让食物的总量增加,但量的增加并不代表吃的更好、过的更悠闲,反而造成人口爆炸,而且产生一群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精英分子。然而要为这一切负责的并不是人类,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是植物驯化了人类。为了谷物能够生长的好,必须要给谷物浇水、除虫、除草等等,为其营造一个更加舒适的成长环境。而人却变得越来越劳累,不断的与谷物妥协被谷物驯化。如果从牛羊的观点来看农业革命会发现,农业革命对于绝大多数的家畜来说只是一场可怕的灾难。我们从农业革命中学到的重要一课便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所谓的进步也许是将人类引向毁灭的祸根。

不管是基督宗教、民主还是资本主义,都只是由想象所建构出来的秩序。而要怎样才能让人相信这些秩序?第一,对外的说法绝对要坚持它们千真万确、绝非虚构。第二,在教育上也要彻底贯彻同一套原则。

采集者以前从来不需要处理大量的数字,也因此,人类的大脑不习惯储存和处理数字。然而如果要管理一个大国家,数字可以说是一大关键,相应的文字系统就应运而生。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2

50年以后,或者下一个千禧年时候,科学家就有可能实现永生技术了。原来总是这样想,人终究有一死。现在呢,人可能不死。但是,我能拿到这个船票嘛?在这个更不确定的生命里,更得好好活自己生活了。

复杂的人类社会似乎就是需要由想象建构出来的阶级制度和歧视。一次又一次,人类要让社会有秩序的方法,就是会将成员分成各种想象出来的阶级,像是上等人、平民和奴隶;白人和黑人;贵族和平民;婆罗门和首陀罗;又或是富人和穷人。所有这些阶级,就是要让某些人在法律上、政治上或社会上高人一等,从而规范了数百万人的关系。阶级有其重要功能。有了阶级之后,陌生人不用浪费时间和精力真正了解彼此,也能知道该如何对待对方。

管子曾言: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在物质文化丰裕的今天,我们得以有机会去思考一些四维性质的问题。众所周知,人类是由猿缓慢的进化而来。但在十万年前,地球上至少有六个人种,为何今天却只剩下了我们自己?从认知革命、农业革命到科学革命,我们真的了解自己吗?我们过得更加快乐吗?人类做那么多究竟希望自己成为什么?作者在此书中观点颇为新颖,连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牛津大学历史学院院长斯蒂文·刚尼,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毅等均赞不绝口。

我觉得这本书和《1984》《动物庄园》有点像。我知道这是一本好书,但是书中对于人类和社会的分析,分析的感觉太合理了,但我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现在思想还没什么深度,30岁以后再读,不知会不会有新体验。

第二,在教育上也要彻底贯彻同一套原则。

在7万年前,智人不过是一种微不足道的生物,在世界的某些角落暗自生存。但就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间,智人逐步成为整个地球的主人甚至是整个生态系统的梦魇。在我们感叹这一切的同时也不断去思考:我们到底想要什么?虽然智人已经拥有了各种能力,但在欲望的驱使下,人类真正想要成为的是他们想象的“神”这种东西——一种实际上拥有神的能力却不负责任、贪得无厌的物种。这也就完成了他们“从动物到上帝”的夙愿。

农业革命(12000年前),农业革命后的人们生活不一定比采集社会人们快乐。历史上的每一个时间点,都像是一个十字路口。虽然从过去到现在已经只剩单行道,但到未来却有无数岔路可走。其中某些路比较宽、比较平坦,路标比较明确,所以也是比较可能的选择。然而,历史有时候就是选了一些完全出人意表的道路。【这段话非常好,听了那么道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是一回事儿。听成功人士的故事,看到尽管崎岖起伏。但都是单行道。自己走起来,全是十字路口!】

无论是希伯来的《圣经》、希腊的史诗《伊利亚特》、印度的长叙事诗《摩诃婆罗多》,还是佛教的《大藏经》,一开始都是口述作品。这些作品世世代代靠的都是口传,就算没有发明文字,也还是会继续再传下去。但讲到税务登记和复杂的官僚制度,就要等到部分表意的文字出现后才应运而生。在早期,文字只用来记录事实和数字(记录各种税务、债务以及财产的所有权),这是部分表意文字的特别强项,而逐渐的完整表意的文字开始出现并向四方远扬,发展出各种形式以及新的用途,让人开始用文字来写诗、编史、耍浪漫、演戏剧、提预言,甚至是记食谱。而文字逐渐改变了人类思维和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过去的自由连接、整体思考,已经转变为分割思考、官僚制度。

农业革命真的是进步吗?

种——属——科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3

人类真的是主人吗?

于是,种种想让生活变得轻松的努力,反而给人带来无穷的麻烦;而且这可不是史上的最后一次。就算今天,仍然如此。有多少年轻的大学毕业生投身大企业、从事各种劳心劳力的工作,发誓要努力赚钱,好在35岁就退休,去从事他们真正有兴趣的事业?但等他们到了35岁,却发现自己背着巨额贷款,要付子女的学费,要养在高级住宅区的豪宅,每家得有两部车,而且觉得生活里不能没有高级红酒和国外的假期。他们该怎么做?他们会放下一切,回去野外采果子挖树根吗?当然不可能,而是加倍努力,继续把自己累得半死。

正是这些征收来的多余食粮,养活了政治、战争、艺术和哲学,建起了宫殿、堡垒、纪念碑和庙宇。在现代晚期之前,总人口有九成以上都是农民,日出而作、胼手胝足。他们生产出来的多余食粮养活了一小撮的精英分子:国王、官员、战士、牧师、艺术家和思想家,但历史写的几乎全是这些人的故事。于是,历史只告诉了我们极少数的人在做些什么,而其他绝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不停挑水耕田。”

一直以来,我们多以为人类是万物的主人,世间万物都是为人类的生存发展而服务的工具。而赫拉利恰恰非常反对甚至痛恨这种“人类中心主义”的观点,在他看来,正是这种罪恶的人类中心主义才使“智人”变成了不负责任、贪得无厌又具有极大破坏力的猛兽。人类是由猿类演化而来,那么在演化之初,猿类也不过是芸芸万物的一种。本与飞禽走兽、花鸟鱼虫等无异,而今却成为了食物链顶端的物种。在作者所述中,动植物与人类都是有感情的。但人类完全无视世间动物、植物乃至饲养的家禽的感受,一味地捕杀玩弄,一味地砍伐践踏,一味地变态养殖。让作者觉得“智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糟糕、令人失望的物种。这不是故作矫情,而纯粹是出于一种类似佛家的普世大慈大悲观。人本是自然的一部分,现在却要征服自然,成为自然的主人,这是作者所痛恶的。抛开“人类中心主义”,以更大的自然观来看世界才会让我们更清楚的找准我们的位置。

一切阶级有其重要功能。有了阶级之后,陌生人不用浪费时间和精力真正了解彼此,也能知道该如何对待对方。在萧伯纳(BernardShaw)的作品《卖花女》(Pygmalion,曾改编为电影《窈窕淑女》)中,希金斯(HenryHiggins)教授虽然不认识卖花女伊莉莎,但对两人之间的关系拿捏却是丝毫不需犹豫。原因就在于:他一听到她讲话,就知道她是个下层阶级的人,几乎可说是任他宰割——例如将她当作棋子,打赌可以把这个卖花女假扮成名媛淑女而不被看穿。[这本书我应该读完一遍,30岁前都不打算再读了。我现在还不想信这些。作者把人生看的太透,把社会看的太透,分析的好。但是我觉得我不该是被分析的那类人。可能饶了一圈,发现人生就是这样,社会就是这样。学会认命,懂得顺应潮流了。但是现在就是不想管潮水的方向,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可劲儿扑腾,溅起许多水花。]

大多数的人类合作网络最后都成了压迫和剥削。所有这些合作网络,支持它们的社会规范是他们都相信着共同的虚构神话故事。不管是汉谟拉比还是美国的开国元勋,心中都有个想象的现实,想象着这个世界有着放诸四海皆准、永恒不变的正义原则(例如平等或阶级),但这种不变的原则其实只存在于智人丰富的想象力里,只存在于他们创造并告诉彼此的虚构故事中。这些原则,从来就没有客观的正确性。

进化的终点是重生还是毁灭?

现在的我就想不管历史潮流如何,不管社会阶级制度如何,不管各种歧视和别人想法,自己就可就可劲儿扑腾,就算拍死在暗礁上,但起码也是实实在在用生命的力量碎在了自己想要的方向上。

2.2.适应农业时代的制度-文化演化

农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规模变得更大、更复杂,而维系社会秩序的虚构故事也更为细致完整。人类几乎从出生到死亡都在被种种虚构的故事和概念所围绕,让他们以特定的方式思考,以特定的标准做事,也遵守特定的规范。国家的存在,货币体系的构建,信仰的传播等等无一不是人类所编织一个个美妙的让人信服的故事,让数百万计的陌生人都能遵照着这种人造的而非天生的直觉,合作无间。这种人造的直觉就是“文化”。大约在公元前的1000年间,出现了三种有可能达到全球统一的概念秩序——经济上的货币秩序、政治上的帝国秩序、宗教性的全球性宗教。正是这三种在想象中虚构的“秩序”使人类不断地融合,使全球逐渐成为一家。我们每天也就生活在这样的既有山川河流的真实世界,也生活在这样有文化、国家、宗教、货币的虚拟世界。这些靠想象存在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地影响着我们所有人的现实生活。

Sapien人种

天生带来允许,文化造成封闭。天生自然的生物学,可能性几乎无穷无尽。然而,文化却要求必须实现某些可能性,而又封闭了其他可能性。

1945年7月16日上午5点29分45秒,美国科学家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从这一刻开始,人类不仅有了改变历史进程的能力,更有了结束历史进程的能力。核物理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在看到这场爆炸后引述了《薄伽梵歌》中的一句话“现在我成了死神,世界的毁灭者。”人类在不断地进化,科技在不断的发展。看似我们的生活因科技的发展变得更加幸福,而实际上快乐的化学成分已经由于太多东西的加入而变得更加难以结晶。当未来生物工程(重塑基因)、仿生工程(生化人)、无机生命工程(计算机人脑)的智慧设计取代自然选择,人类也就面临着生存或是毁灭的抉择,历史的新时代将由那些“超级人”来代替智人继续书写。智人将在历史的长河中永远落幕。

正是这些征收来的多余食粮,养活了政治、战争、艺术和哲学,建起了宫殿、堡垒、纪念碑和庙宇。在现代晚期之前,总人口有九成以上都是农民,日出而作、胼手胝足。他们生产出来的多余食粮养活了一小撮的精英分子:国王、官员、战士、牧师、艺术家和思想家,但历史写的几乎全是这些人的故事。于是,历史只告诉了我们极少数的人在做些什么,而其他绝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不停挑水耕田。【人类简史是一本非常有观点的书,每一个历史进程作者都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进行分析,进而推出今天的某些现象的原因。非常有说服力。有些观点我并不认同。我心目中的精英分子有能力占有他所拥有的资源,可以带来科技的改变,然后提高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平。生活不是零和博弈,不是精英分子占有了本来属于农民的东西。最理想的状态是精英分子带领着其他人通过科技的手段,让生活更容易,更便利。

2.1.从采集者到农民

Ø新知识

认知革命使智人与大量陌生人合作的技术有了大幅提升,使智人开始显现相较于动物和其他人类物种的优势;农业革命让人开始定居,人口数量开始增长,人类开始有目的地与动植物隔离开来,不仅是地理上,也包括心理和文化上的隔离;科学革命让人从土地中解脱出来,从事生产和创造的工作,真正使人类凌驾于其他动植物之上。

人想要离苦得乐,就必须了解自己所有的主观感受都只是一瞬间的波动,而且别再追求某种感受。如此一来,虽然感受疼痛,但不再感到悲惨;虽然愉悦,但不再干扰心灵的平静。于是,心灵变得一片澄明、自在。这样产生的心灵平静力量强大,那些穷极一生疯狂追求愉悦心情的人完全难以想象。

1.3.虚构故事的演化:不断适应于生产力的生产关系

《美丽新世界》

1.2.认知革命的发生

想起在台湾的阿姨,信佛,每次去她家都给我泡茶喝。

私有制产生了阶级分化,物质的丰富使得一部分人能够脱离土地,特权阶层建立暴力机关,遏制暴力,这对于农业生产很关键,农民让渡部分权利,换来稍差但稳定的生活。再后来,迫于暴力机关的压迫。

书友和我说,其实很多书没有什么推陈出新的观点。他说许多观念一直都有,只不过这个作者分析论述的更好。想想也是,自己接触的东西还太少。

对于智人这个物种整体来说,小麦的影响十分深远。种植小麦,每单位土地就能提供更多食物,于是智人的数量也呈指数成长。慢慢地,人类发展出进阶的社会结构,如城市、王国、国家,于是人类的暴力也得到了控制。不过,这样庞大而有效的政治结构可是足足花了数千年,才终于建立起来。

苦真正的根源就在于“追求”主观感受这件事,不管追求的是什么,都会让人陷入持续的紧张、困惑和不满之中。

演化压力让人类的大脑善于储存大量关于动植物、地形和社会的信息。然而在农业革命之后,社会开始变得格外复杂,另一种全新的信息类型也变得至关重要:数字。

明仕msyz手机版官方网站 ,这种观点是我第一次接触。

认知革命之后,智人的历史不断围绕着这个问题打转:究竟某个人是如何说服数百万人去相信神、民族或是有限公司这些故事?然而,只要把故事说得成功,就会让智人拥有巨大的力量,因为这能使得数以百万计的陌生人合力行事,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这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认知革命之后,智人成为许多动植物灭绝的元凶。

感受悲伤,但不要希望悲伤结束,于是虽然仍有悲伤,也能不再为此而困。将自己整个人暴露在这个世界中,用心感受自己的每一个情绪。不试图压抑自己感情,也不过度释放。这个实在太深奥,我还是不说了。

综述:人类历史经历了三大革命:认知革命(7万年前),农业革命(12000年前),科学革命(500年前),这本书就是讲这三大革命如何改变了人类和其他生物,如何使人类从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成为凌驾于其他动植物之上而近于上帝的存在。

部分原因在于,所有改变都必须点点滴滴累积,经过许多代的时间,才能够改变社会;等到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记得过去曾经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可选了。另一部分,是因为人口增长就像是破釜沉舟。一旦采用农耕之后,村落的人口从100人成长到110人,难道会有10个人自愿挨饿,好让其他人可以回到过去的美好时光?这已经再无回头路。人类发现时,已经深陷陷阱、无法自拔。【想到《动物庄园》,后来动物们忘记为什么革命】

在小麦生长特别茂盛的地方,猎物和其他食物来源也丰富,于是人类部落逐渐能够放弃四处流浪的生活方式,在某地住上一个季节,甚至就形成永久聚落。

说说想象和虚构

人类社会的秩序和组织形态是靠想象的共同认同建立起来的,这种形态需要维护,但也会崩溃和不断演化,也就是生产关系不断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文化上的演化,今天认为正确无误的观念和认知放到明天可能就是漏洞百出的。为了维持想象建构出来的秩序,必须持续投入大量心力,甚至还得掺入些暴力和胁迫的成分。

我们从农业革命能学到的最重要一课,很可能就是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研究像小麦和玉米这些植物的时候,或许纯粹的演化观点还有些道理。但对于像是牛、羊、智人这些有着复杂情感的动物来说,就必须想想演化上的成功会对个体的生活有什么影响。我们在下面的章节还会一再看到,每当人类整体的能力大幅增加、看来似乎大获成功,个人的苦痛也总是随之增长。

自由人文主义追求的,是尽可能为个人争取更多自由;而社会人文主义追求的,则是让所有人都能平等。【新知识】

2.3.文字的发展

农业革命后的人们生活不一定比采集社会人们快乐。我们现在人生活的比农业革命时期的人快乐吗?书中后半部分分析了些关于快乐幸福观点。如果按照作者的例子,我就应该是一个一出生快乐机制的范围就在8-10之间,所以总体来说一直很快乐。

不管是基督宗教、民主还是资本主义,都只是由想象所建构出来的秩序。而要怎样才能让人相信这些秩序?

leo”,指的是豹属(Panthera)的狮种(leo)。而只要没有意外,每一位在读这本书的应该都是一个“Homosapiens”:人属(Homo,指“人”)的人种(sapiens,指“明智”)。

再后来除了继续采集和研磨谷物,智人开始以越来越精细的手法来培养种植。采集野生谷物的时候,他们会小心留下一部分,作为下一季播种之用。于是,开始犁地整地,也一步步开始除草、防虫、浇水、施肥。随着越来越多的心力时间都用来种谷物,采集和狩猎的时间也就被挤压。于是,采集者逐渐变成了农民—采集者一步步被驯化为农民。只要有一个部落定居下来、开始耕作,走向农业的趋势就已经无法抗拒。由于农业可促成人口迅速增长,通常农业部落光靠人数就已经大胜采集部落。这时,采集部落只剩两种选择,第一是逃跑,放任自己的猎场成为农场和牧场;第二就是拿起锄头,自己加入农业的行列。无论哪种选择,都代表旧的生活方式注定将要凋零。

释迦牟尼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跳出这种恶性循环。在事物带来快乐或痛苦的时候,重点是要看清事物的本质,而不是着重在它带来的感受,于是就能不再为此所困。虽然感受悲伤,但不要希望悲伤结束,于是虽然仍有悲伤,也能不再为此而困。即使仍然悲伤,也是一种丰硕的经验。虽然感受快乐,但不要希望快乐继续,于是虽然仍有快乐,也能不失去心中的平静。【innerpeace】

2.农业革命:与其他动植物的隔离

智人靠着聪明才智和社交技巧,让自己跃升到了食物链的顶端。于是,在智人内部的权力链里,聪明才智及社交技巧也会比体力更重要。

长久以来,智人一直只是稳定位于食物链的中间位置,在先前长达数百万年的时间里,人类会猎杀小动物、采集种种能得到的食物,但同时也会遭到较大型食肉动物猎杀。一直要到40万年前,有几种人种才开始固定追捕大型猎物,而要到10万年前智人崛起,人类才一跃而居于食物链顶端。智人在10万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东非,在7万年前开始迁移到其他地区,并最终造成其他人类物种(尼安德特人等)的灭绝。在45000年前,越过海洋抵达澳大利亚。在约7万年前到3万年前,智人发明了船/油灯/弓箭/针等,出现了能够被称为艺术等物品,也出现了宗教/商业和社会分层。

这世界本没有路,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国家、公司、金钱、法律,按照作者的理论,都是由想象构建出来的。但是,我们被灌输这些概念是千真万确的,没有被虚构。并且我们在教育中贯彻着这些同意的观点。大家都信了,这些东西也就真的存在了。如果想推翻这些,就得需要另一个新的虚构的概念。

在书中,作者将智人的这一跨越归于在距今7万到3万年前所发生的认知革命,也即是智人出现了新的思维(抽象思维)和沟通方式(高效的语言),原因不得而知。对于智人而言,社会合作是其生存和繁衍的关键,抽象思维和语言沟通能力,使得智人能够想象和讨论虚构的事物,而共同的想象和认知正是大规模协作的关键。有了共同的信念和认同,也即虚构的故事,智人得以跨过150人的门槛(人类的最大“自然团体”,超过该数字,大多数人就无法深入了解所有其他成员的生活情形),就算是大批互不相识的人,只要同样相信某个故事,就能共同合作。于是智人的部落规模得以扩大,也更为稳定。

说说快乐。

农业革命开始后,智人开始定居形成固定的村落,专注于打造专属人类的适合人类的家园(砍伐森林、挖出沟渠、翻土整地、建造房屋、犁出犁沟),人类成为了远比过去更以自我为中心的生物,与“自己家”紧密相连,但与周遭其他物种画出界线(墙壁和树篱)。

所谓的当局者迷就是这样吧。对于整个智人的历史来说,是有发展和演化大趋势的。性别差异,有种姓制度,有肤色不同,衍生出各种阶级制度。我作为局中人,不管别人怎么看待我,从那个角度衡量我。我就是历史长河中渺小的一滴水,但是必须折射出自己独特的光芒。我有自己的独立的选择,做的每个决定都经过自己独立的思考。不管我最终的做法是趋同于大众,还是特立独行。人生一瞬,但是我活过自己的生活。我无法阻挡历史的洪流,但是我也不愿意不经过自己的思考,就顺流直下。

然而历史的铁则告诉我们,每一种由想象建构出来的秩序,都绝不会承认自己出于想象和虚构,而会大谈自己是自然、必然的结果!

Ø要看的书和关注的东西

第一,对外的说法绝对要坚持它们千真万确、绝非虚构。

为避免混淆,以下讲到“智人”,讲的就是“Homosapiens”这个物种的成员【我们自己】,而讲到“人类”,讲的则是“Homo【我们和我们的兄弟姐妹】”(人属)的所有现存成员。

农业革命也带来了智人对时间和空间尺度感受的变化,在农业革命之后,“未来”的重要性被提到史上新高(因为农业本身依赖于四季变化)。

至于二级混沌系统,指的是“会受到预测的影响而改变”,因此就永远无法准确预测。例如市场就属于二级混沌系统。假设我们开发出了一个计算机程序,能够完全准确预测明天的油价,情况会如何?可以想见,油价会立刻因应这个预测而波动,最后也就不可能符合预测。例如,假设目前石油价格是每桶90美元,而这个绝对准确的程序预测明天会涨到100美元,商人就会立刻抢进,好在预期的涨价中获利。但结果就是油价会在今天就涨到100美元,而不是明天。那明天究竟会如何?这件事就没人知道了。【今天学的新概念】

想象建构的秩序塑造了我们的欲望。多数人很难接受自己的生活秩序只是虚构的想象,但事实是我们从出生就已经置身于这种想象之中,甚至那些人们以为深深藏于自己内心的渴望,通常也是受了想象秩序的影响。一如古埃及精英分子,现在大多数人一生汲汲营营,也都是想盖起某种金字塔,只不过这些金字塔在不同文化里会有不同的名字、形体和规模罢了。举例来说,可能是一栋近郊的独栋透天别墅,有游泳池和大庭院,也可能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高楼公寓,有着令人屏息的美景。

在英文里,未阉割的公牛称为“bull”,阉割后的称为“ox”

但人类进到农业时代后出现了大量疾病,智人的身体演化目的并不是为了从事这些活动,我们适应的活动是爬爬果树、追追瞪羚,而不是弯腰清石块、努力挑水桶。物种演化上的成功并不代表个体的幸福。

最后

1.4.文化演化VS基因演化

说说关于佛教的一些讨论:

在虚构的故事这一点上,现代社会运作的机制与古代还是一模一样,商人和律师其实就是法力强大的巫师。不同于过去部落巫师的地方是现代人的故事还更扯。书中以标致公司为例进行说明,标致公司和史上许多祭司和巫师创造神魔的方式殊无二致,就是讲故事,再说服听众相信这些故事。标致公司只是我们的一个集体想象,我们没办法明确指着它,它不是一个实体对象,而是以一种法律实体的方式存在。

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人类越来越聪明。早在农业革命之前,采集者就已经对大自然的秘密了然于胸,毕竟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非常了解自己所猎杀的动物、所采集的食物。农业革命所带来的非但不是轻松生活的新时代,反而让农民过着比采集者更辛苦、更不满足的生活。狩猎采集者的生活其实更为丰富多变,也比较少会碰上饥饿和疾病的威胁。确实,农业革命让人类的食物总量增加,但量的增加并不代表吃得更好、过得更悠闲,反而只是造成人口爆炸,而且产生一群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精英分子。普遍来说,农民的工作要比采集者更辛苦,而且到头来的饮食还要更糟。农业革命可说是史上最大的一桩骗局。

一开始,他们可能待上大约四个星期来收获小麦。等到过了一个世代,小麦数量和面积大增,于是他们得待上五个星期,接着就是六个星期、七个星期,最后终于形成永久的村落。

【从0到1中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在什么重要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这段话就是个好的回答。很小的时候被送到城市上学,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因为爸爸妈妈想让我日后生活的轻松一点。后来,妈妈老说,早知道上学这么辛苦,就不该让你读那么多书。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妈妈觉得我辛苦,但是我乐在其中。我们无法知道农业革命前后的生活方式,那个更轻松,更快乐。我们也没法知道你和周围人的生活孰好孰坏。只要乐在其中就好了。没有必要比较,用不着费心去评论别人的生活。】

想象建构的秩序存在于人和人之间思想的连接,要改变它却并不容易。就算假设借着某些超自然的力量,我让自己的欲望跳脱出了这个由想象建构的秩序,但我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想要改变这个秩序,我还得说服数百万的陌生人都和我合作才行。原因就在于:想象建构的秩序并非个人主观的想象,而是存在于主体之间(inter-subjective),存在于千千万万人共同的想象之中。标致公司并不是标致执行长自己心中想象出来的,而是存在于数百万人心中的共同想象,从董事会/律师/银行/汽车经销商大家也都这么相信,如果某一天,执行长自己不相信标致汽车存在了,他很快就会被送到最近的精神病院,还会有人来他的位子接班。因此,想要达到大规模的改变,必然需要有复杂的组织在背后协助,可能是政党,可能是思潮运动,也可能是某个宗教教派。然而,为了建立这种复杂的组织,人们就得说服许多陌生人共同合作,而这又得靠着他们都相信另一些共同的虚构故事才行得通。由此可见,为了改变现有由想象建构出的秩序,就得先用想象建构出另一套秩序才行。

印第安人得知美国宇航员要去月球,教给宇航员一段话。宇航员费了好大功夫,才学会。

更近一步,由于大规模的人类合作是以虚构的故事作为基础,只要改变所讲的故事,并使人相信该故事,就能改变人类合作的方式。只要在对的情境之下,这些故事就能迅速改变。例如在1789年,法国人几乎是在一夕之间,相信的故事就从“天赋君权”转成“人民做主”。因此,自从认知革命之后,智人就能依据不断变化的需求迅速调整行为。这等于开启了一条采用“文化演化”的快速道路,而不再停留在“基因演化”这条总是堵车的道路上。

作者真的是个博学,又有观点的人!不管观点我是否认同,论述的都太厉害了!

1.认知革命:大规模协作的发端,智人开始区分于动植物和其他人类物种

Ø读后感

2.4.历史从无正义—一切制度不过是想象

等到航天员回了基地,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位会讲当地族语的人,希望能翻译这段话的意思。他们把这段话叽里咕噜背出来,让这位翻译简直笑翻了。等到翻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航天员问他,这段话究竟说的是什么。翻译说,这些航天员费尽心力背下来的这句话是:“不管这些人跟您说什么,千万别相信他们。他们只是要来偷走您的土地。”【太搞笑啦】

无论是现代国家、中世纪的教堂、古老的城市,或者古老的部落,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都在于某种只存在于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例如教会的根基就在于宗教故事。像是两个天主教信徒,就算从未谋面,还是能够一起参加十字军东征或是一起筹措资金盖起医院,原因就在于他们同样相信神化身为肉体、让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救赎我们的罪。所谓的国家,也是立基于国家故事。两名互不认识的塞尔维亚人,只要都相信塞尔维亚国家主体、国土、国旗确实存在,就可能冒着生命危险拯救彼此。至于司法制度,也是立基于法律故事。从没见过对方的两位律师,还是能同心协力为另一位完全陌生的人辩护,只因为他们都相信法律、正义、人权确实存在。(当然,他们也相信付的律师费确实存在。)然而,以上这些东西,其实都只存在人类自己发明并互相讲述的故事里。除了存在于人类共同的想象之外,这个宇宙中根本没有神、没有国家、没有钱、没有人权、没有法律,也没有正义。

书中说:历史上的每一个时间点,都像是一个十字路口。虽然从过去到现在已经只剩单行道,但到未来却有无数岔路可走。其中某些路比较宽、比较平坦,路标比较明确,所以也是比较可能的选择。然而,历史有时候就是选了一些完全出人意表的道路。真正最知道当时情况的人(也就是活在当时的人),正是最看不出历史走向的人。

说说永生:

说说想法